跳至主要内容

正在烧开水 还在等夜宵

天气有多善变,2020年有多魔幻。
不想抱怨什么,只希望倾盆大雨电闪雷鸣的时候,能有瓦遮头,能够少些担忧。
刚吃过夜宵,担心能量不足,所以点了华莱士的一只烤鸡,用美团的支付减了6元,送中可乐。照照镜子,这几天因为吃甜食,内脏脂肪已经很高了,彻底放松肚皮的时候,简直惨不忍睹。离开了健身房,稍微放纵一下饮食,中年男人哪个能够不油腻(瘦不拉几的显猥琐)。
我赤裸着身体坐在床上,是的,内裤都不想穿,不是因为热,尽管也没开空调,而是觉得好束缚,觉得好沉重。此时,是不想再老生常谈,健身减肥什么的。
只是想着把心里的话,想的东西一股脑地全部耍出来,无论多么残酷,无论多么耻辱,无论多么不堪,哪怕就像十来年前,因为抑郁,身体垮掉,延迟毕业,又又又走进教务处交补考费,又又又走进师弟师妹的班级重修高数的时候,崩溃泪流的时候。呃,那时确实想跳楼,只是现在都觉得根本不是个事了。学生时代,没接受过社会毒打,不知道金钱的威力,妄谈什么尊严和耻辱?那一年,年轻的留校女讲师被潜规则,轻信可以快速评上职称,然而并没有,觉得上当受骗,觉得难以承受,一时想不开就跳楼了,我去看了现场,是图书馆对面的文二楼,电梯窗口在后面,那时候她的母亲知道了她情绪不好,已经从老家赶来大学陪着她了,可是她趁着监考学生的时候,避开母亲,毅然决然地从窗口一跃而下。砰,就沉闷的一声响,厚厚的羽绒服包裹着她年轻的肉体,应该一丝血迹都来不及沾染这块纯净的大地吧。否则,半天而已,封条还在,年轻的大学生们又熙熙攘攘地翩然而过,哪里发生过什么大事?大事都只是网络封锁不住,成为小道消息和时隔许久一则警方简短模糊的通告而已。
谁又能想象,站在图书馆门前等待女儿下班的母亲,等来的确实一具冷冰冰的尸体?谁看见一位含辛茹苦培养出来一位大学女老师的老母亲绝望的恸哭能无动于衷?
那时候我莫名地内疚,因为是我整天想着从文二楼跳下去的,貌似还写过日志,透露过这无厘头的想法。怎么个无厘头呢,现在依稀记得,我要从第几层跳下去,往哪个方向跳,是否应该跳到树上,跳到树上,可能最后不用死,也可能被树枝像烤串一样穿过肚子...总之,稀奇古怪的想法经常出现在脑子里。
然而,终究是我活下来了,而她,却死去了。我为什么内疚,因为那时候我想,如果是我先跳楼死掉了,那么也许她就不会死了。因为,有可能现在用手机写博客回忆往事的是她,而不是我。也许在另一个平行世界,她没有跳下去,而是忍住了羞耻和愤怒,最终嫁给一位优秀的丈夫,生下一个漂亮的孩子,以后的人生,笑靥如花,桃李满天下。
哎,我不会责怪自己,为什么是我活了下来,还过得这么悲惨。我只是惋惜,这么美丽优秀的女老师,无论你遇到什么,这个世界都依然有很多人爱着你,惦记着你,哪怕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一辈子太短,何必太着急。
让我们慢慢走,慢慢看,同时也忍耐烈日和风雨,接受痛苦和伤害,自然气候有利于植物生命,痛苦与伤害也正是我们成长和变强的机会。
我想替你活下去。
这个世界也许很黑暗很残忍,但是我想替你去看看那些美好,跟你说说后来发生的有趣的事。
在这个到处充满正能量的社会,谁又会去抚慰那些心灵受伤的人儿,谁又能替那些委屈的灵魂发声?
慈悲,慈悲,应该不是正能量可以悟了的。
晚安,好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