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电梯里,她问我,刚搬来的吗?

 连续通宵好几天,对吃的不讲究,米粉,面,鸡蛋,什么方便来什么。可是,当我放松肚皮,看着鼓鼓的肚子,好像四五个月的孕妇般。实在郁闷了,还没有女朋友,没有成家,没有小孩,难道就这样堕落下去?

我怀念正常工作的日子,因为8个小时之外,我还能去健身房,哪怕吃不起牛肉、猪肉,我还可以做到多吃鸡蛋,荤素搭配,去年的身材看起来,还算不错的。毕竟深蹲两倍体重,硬拉两倍体重+30KG,卧推也终于突破100KG了。刚学举重不久,高抓、高翻可带劲了,还想着继续突破的。

然而现在呢?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寄人篱下,得过且过,通宵熬夜,实在头痛得要发疯了,就用网络小说来麻痹自己,吃东西又不规律,常常放纵甜食。我的天,我这不是在慢性自杀吗?说好的,好好活下去,努力工作奋斗,实现一个小家的愿望呢?

负能量再消极,也总有个底的。我要做的,不单是通过日记来宣泄,更重要的还是治愈自己,寻找到活着的价值和意义,奔向理想中的阳光家园。

我想继续把买来的好书,读完,做笔记,写文章,甚至去讲课。我想每天泡在健身房,每餐都吃好,每一觉都睡好,保持6块腹肌,一直到老,到死。我喜欢阳光、积极、向上、笑口常开的自己。

没有工作的时间,就好好地读书学习,做简历,不要再往自己身上泼粪了,已经被社会毒打得如此惨烈了,已经被亲朋好友可怜继而嫌弃了,已经艰难困顿负债累累了。这个时候,还不站起来,还不赶紧工作,真等死吗?

工作,不是读几篇文章,练几次瑜伽,而是为别人做事和服务,满足他人的需求,继而换来报酬。每个人能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废物(废物都有回收再利用的价值,一个大活人又怎么可能是废物呢?好歹也是读过这么多年书,工作过好些年的人,投入了如此多的学费,最后就被毒打成废物了?),要证明自己是废物也是非常难的命题。

现在的问题是找到工作,找到客户,找到这个社会的需求。一些朋友急了,问我为什么不去工地搬砖,为什么不去送外卖,一月有个三千块,你就得干了。

我记得当初是这么回答的,不是不愿意干,上一份外企的工作(实际被忽悠了,属于外包),就是被这些所谓的大型外企忽悠了,做的都是啥工作,高中生都完全胜任,况且外包公司还得吃一大截,薪资也是够低的,每天就是按照格式填表,截图,发邮件,细分到可怕的程度,就像流水线上的一颗螺丝钉,完全不知道工作的意义和价值(如果都是固定的格式和套路,重复性而没有任何创造性的工作,可替代性就非常强),整个部门被笑称为“养猪场”,看着他们刚刚毕业才两年多的人,肥得跟一头猪一样,头发也稀稀疏疏的,哎。这些外企,养几年,猪养肥了,你们只会office文档格式,还想跳槽?除了一个外企的头衔工作经历,屁都不是。只能安心地做一头猪,被慢慢地宰割。

可能我也是一头猪,否则怎么会接受那么低的薪资?我想的是,既然自由职业失败了,那就会归职场呗,人要吃饭啊,没钱怎么办? 做什么不是做?这份工作清闲,那我就兼职搞私教呗,赚点外快。然而,疫情到来,我这个外包的,首当其冲,被他们下了一个套,在我同意演唱试用期之后,不到两天,在下班前半个小时,通过微信告诉我,我工作能力不行,让我滚蛋。

艹尼玛的,恶心至极。他们是一群白色的猪,而我是黑色的野猪,融不进去,只能滚蛋了,跟疫情是没有关系的。不交社保,不遵守劳动法,净耍小聪明,阴险的手段,耽误了别人,还要说别人工作能力不行,证据呢?狗屁。

不骂他们这群猪,他们还以为比我要聪明得多。自己还不是傻逼一个!年纪轻轻,不要贪图这种养猪的安逸,否则,以后还不是跟我一样被宰,迟早的问题而已。

当然,我肯定没有说什么,做什么,收拾自己的东西就滚蛋了。没有必要,这份薪资就证明不值得伤神。让我愤怒的是,曾经的自己认为降低薪资要求,就能够增加竞争力,获得一份安稳的工作。大错特错,这个世界,几乎没有人会珍惜便宜的东西,你要求低,他们只会觉得你能力低。实际如何,谁管?

当你做了保安,网管,送外卖,再去找工作的时候,那些HR只会让你去做保安,网管,送外卖,只会给你一个用健康和时间换取的基本工资而已。这个社会被一股强大的惯性在推动着。

公平,正义,民主,自由,反正我活了三十几岁,就没有见到过。

真羡慕那些能够出国的同学,起码亲身体会过不同的体制生活。我无意批判和比较,我也相信,各有各的好。只是,我也想追求真理,也想更加富足自由。

我的要求也不高啊,只是想过健康的生活,能够读书、写博客,想每天健身,吃牛肉而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