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今天中午犯了一个毛病

 早上起床,照了照镜子,发现嘴角发炎了(烂嘴角)。其实,这些天都挺严重的,晚上睡觉的时候,喉咙好像有股痰,吞不下吐不出,太难受了,想着明天再也不吃那些禁忌食物了。可是第二天,我还是准时去吃爷爷做的饭,二老在家本来就很节省,看见我回家了,已经多准备饭菜了。在一个喜欢健身的人眼里,这些饭菜其实不健康,可是这种专业的话,怎么能够说出口呢?这是非常伤感情的。二老对我这么好,又想让我节省费用,又想让我吃得香,全部都是为了我好啊!

哎…… 中午去厨房,发现爷爷不在,估计是有事情到镇上了。我吃了几块昨晚剩下里的姜丝爆炒鸭肉,看看锅里的粥,不敢吃了,想着还是得低碳饮食,先减缓我身体的炎症才行。这样下去,我怕自己会挂掉。想起昨天买了一块猪肉,好吧,就对这快猪肉下手吧。于是稍微洗了洗就放锅里水煮了。

没几分钟,阿婆回来了。于是聊起来,她问我在煮什么,我说猪肉,她又问了几次,然后说,煮太久时间的话,应该烧柴火,可以省点煤气费……

然后又说到阿公,说阿公去对存折,交水费电费了。我一听就有点恼火,阿公都快90岁了,有那么多儿子孙子,交个水电费,还要九旬老人亲自去交?这年头,年轻人动动手机就可以交费了,为什么要老人去做呢?何况,这些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当然也是我的事情),是我们的责任就应该交给我们去办。阿婆说,他们都不在家。我说现在交费什么的,都可以通过手机办理的。

阿婆之前就总唠叨,说伯父帮我们交了多少水费,很贵的。意思好像责备我们浪费水,又好像很对不起大伯一样。我就说,那为什么不把账单算清楚,交给他们呢?几十块,几百块的水电费,谁都交得起的。正因为是亲兄弟,所以要明算账,这样才不伤感情。。。

阿婆恼火了,说一句,你顶十句。

我也意识到了,这样的我就算说的道理再正确,也是不受欢迎,不被人喜欢的。还是得让老人开心。否则,自己不仅不孝还蠢。

我不应该有口舌之争,应该给与回应,并且问询他们的想法和需求。

不明算账,是想表现自己高尚,对亲人大方慷慨,避免不和。但人性不可能永远吃亏的,也不是他的责任,所以又拐弯抹角希望别人自觉补上分子钱。

问题是有的人情商就是低的,对数字就是不敏感的。反正没有人催水电费,反正还有得用,就不会管这个事情,至于谁出的钱,不是装傻,是TMD根本不知道。

当自己人都是无私奉献的好人?

哎。。。我对中国农村的文化习俗,从小到大就非常不理解,也觉得虚伪、愚昧。但换个角度,可能也只能大家都带个面具,遵守游戏规则,才能继续生活下去。

阿公阿婆的无私奉献,他们自认为是高尚的,是爱子女的;但是,他们想不到的是,为什么子女子孙不成器?为什么子女赚不到钱?为什么子女不懂孝顺,为什么子女不开心?

时代在进步,落后愚昧的教育(甚至根本没有教育方法),怎么可能有好结果呢?

就像养的那几条狗和几只猫,瘦骨嶙峋的狗,一点都不可爱也不懂抓老鼠的猫,甚至都比不上城市里的流浪狗、猫。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坚信,人都没有肉吃,怎么可能给猫猫狗狗吃呢?一碗白粥就已经很不错的。

猫狗本质都是食肉动物啊!只喂一些精致碳水,根本营养不良,又怎么能够养得好呢?所以,老家的猫狗,总是很容易生病很早就死掉了。真是遗憾。

本来农村的环境,是很适合养猫养狗的,却因为无知,没错,就是无知。不懂营养学和基础的科学知识,导致猫、狗都养不好。

其实,也言重了。阿公阿婆年轻的时候,精力旺盛的时候,养了那么多子女和子孙,已经是我们村比较伟大的人物了。阿公5岁就没有了父亲,在那个年代,自己能够活下来就很不容易了。而他又承担了太多不属于他自己的责任,在我眼里,阿公是伟大的。

可我学到的知识,也告诉我。这样养猫养狗是不科学的,是没有责任心的。犹如抚养孩子一样,随便养,精致碳水,辱骂贬低...他们以为自己是对的,然后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塑造孩子,控制孩子,结果没养好,就怪子孙了。

当然,阿公已经不再骂人了,他应该也觉得我这么大年纪了,找不到老婆的了,也就是绝望了,随便我了。

就在刚才看了一个移民国外的人搞的一个播客节目,谈钱和生活。到了国外,有了一定的金钱自由和言论自由,自然想法和观点比较高端了。如果把这节目给阿公阿婆或者普通的农村人看,他们会怎么想呢?

大多应该表示看不懂吧,局限太厉害了。这一亩三分地都照顾不来,连自己的村子都出不去。还谈什么其他的呢?生活的层次太低了,说白了,就是钱的事。

无论如何,貌似都得走出去找钱,否则,这政策和地理的局限之下,尤其是人的偏见和人性之恶。想做成一点事情,难。

无论如何,不应该堕落,相信自己,可以找到生存的机会。看看别人富二代,拥有强健的身体,高等智商,先进的理念,依然凭借自己的能力,辛勤工作。不不不,我不是仰视他们,我也有自己想要的生活。只是,我对自己的限制还太多了,这不想干,那不想做。

这怎么可以呢? 什么职业都有它的价值,哪怕就是体验,也是很有意义的。所以,以后不要再执着于钱多钱少,想着能够做哪些有价值的工作,能够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够让自己实现理想的工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