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十月, 2020的博文

2020年10月23日 星期五 晴

  2020年10月23日 星期五 晴 昨夜喉咙一直很难受,咽不下也吐不出来的感觉。个人认为是麸质过敏导致的。想了很久,一定要自己煮饭,一定要严格控制饮食了。天亮才有困意,过了中午才悠悠醒来,喉咙自然也舒适了不少,看着阿公佝偻蹒跚的背影,也不忍心说要自己煮。晚上有炒鸭肉和苦瓜炒猪肉,味道很好,还是吃了三碗饭两碗粥。 下午继续清洁厨房,油烟机实在太油腻了,必须得买去油产品才行。网上也看了好几个如何清洁油烟机的视频,就是用热水、蒸汽,碱,酸醋,洗洁精之类的,方法大同小异。有工具,我也自信能够做好清洁。家里没有一个爱干净的女人,简直就是灾难。自己都中年大叔了,必须靠自己,过好自己的生活,对环境的任何不满,那就去改变环境,没有钱就想办法去挣,不懂就学,决不放弃。 是时候按照重要性排序,做好写教程和读书日记的工作了,否则,人生不会有任何改变的。相信自己,掌控人生。

好几天没写日记了

好像不在这写日记,反而是我身心比较平静的表现。 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啥也没有做,只是平静地过日子(等死)。 其实,我需要这种平静,需要可以安然入睡的环境,需要治愈自己。 等我感觉好起来了,我就能够去奋斗了,别人说什么都没有用,他们没有办法理解我,他们也帮不到我。我需要的东西,我要自己去努力争取。 而目前,我不得不放弃一切。回到零点,混吃等死,同时也去感悟生命的真相。 我还是想有一个自己的家。

带阿婆去看病

 我骑着破旧的小电驴,载着阿婆到镇上去看病,想起当年我生病的时候,年迈的阿公也是骑着小电驴载着我去看医生,贫穷人家真是不容易啊! 如果发展顺利,起码我可以开着小汽车,让阿婆舒服一点,让阿公高兴一些。可现实是,我成了大龄剩男,家里蹲,啃老族。 我让阿婆带上安全帽,一来安全着想,二来挡太阳。阿婆像个人性的小孩,就是不肯带,她觉得天气这么凉快,又不热,戴个帽子简直多此一举。和我们“遵纪守法”的心理不同,老一辈有他们自己的认知。而我也在心里说,如果自己有小孩,一定要求遵守安全交通原则。 我让阿婆不要喝酒。阿婆说,腿脚那么痛,更要喝酒啦,这样才睡得好。更糟糕的是,阿婆吃了药又喝酒。我最怕抗生素之类的遇到酒精,那是要命的。其他药物配酒精也不知道会产生什么后果,总之,我的研究告诉我,喝酒一点益处都没有。除了传统的糟粕文化。 小Q给阿公送药过来,我用微信付了钱。阿公又给回我一百块,给了我只好拿着,直到他们二老的性格执拗。反正,生活当中,他们需要什么,我就当帮他们花钱了。我欠他们的实在太多了。好像都已经麻木了。 或许,这就是我呆在农村老家的意义吧。陪伴老人,让自己,也让老人安心一点。 其实,让老人真正安心的,还是成家立业,自己能够自立自强,这才是正道。 不想写了,多感受吧。生命想找到出路。

拒绝黑白思维,应用灰色思维,立足当下,面对现实

 隔壁堂妹今天出嫁,我依旧起床晚了。昨夜凌晨3点才睡,是我的错,作息总是有点乱。早上阿婆叫了我一两次,阿公叫了我一次,自然是叫我帮忙的。只是我浑身乏力,一点都提不起精神。答应的同时,睡了15分钟又15分钟...直到中午11点,才终于恢复了一点元气,带着抱歉的心情,马上过去帮忙。 没有吃早餐,也不想吃。这几天吃肉太多,感觉小手指都有点疼,貌似通风的症状。平时我吃再多的肉都不会又这种情况,估计是在家力量训练少了,家里的炒菜又放了很多料酒的缘故。不管怎样,要加强运动才行。 堂兄弟问我累不累。我说不累,才半天。的确,也算用心了,不停地上菜,收拾桌椅,最后还得阿公把老厨房的煤气罐给换了。我一个人搬两张桌子的时候,状态明显不如昨天,记得很清除,昨天搬完桌子还觉得意犹未尽,自己多加了几组单腿蹲。可今天就觉得,手腕好像坚持不住了... 这就是晚睡熬夜导致的乏力。 规律作息真的很重要。吃得再好,如果没有高强度的力量训练,也没有办法吸收和转化。 看来,健身器材还是挺重要的。 目前有想法,就是把老家前前后后搞得好看点,适合居住一点。 干,就行了。再也不跟外人吐槽了,再也不给他们机会瞧不起了。 在这个社会中生存,竞争还是本质,合作是谈判是技巧。

二十几年的朋友已经没有办法正常交流了

 其实,是我已经没有办法跟二十几年的朋友正常交流了。昨天是挺开心的,聊了很多话题,自然少不了观点的碰撞,稍微激烈点的言辞。于是,我产生了疑问,为什么大家的思维方式如此迥异,经常聊不到一块儿? 于是,今天我搜索了一些资料,想着如何才能跟老朋友聊到一起,把我知道的东西传达给她,就像一个游泳教练,如何把人“拉下水”。 遗憾的是,本来只想聊三五分钟的事情,结果聊了一个钟。结论是她压根儿就不关注这些问题,一点儿都不感兴趣。她也明确表达了不喜欢听负面消息和她无关的话题。我也表达了自己的歉意,这就不是对错的问题,而是给别人带来不好心情的后果了。 是啊!为什么自己的思维方式与众不同,为何自己的一片好心总让人误会,好心做了坏人呢? 这肯定是我的问题。 我佩服方舟子追求真理讲真话的精神,佩服任志强为人民说话的勇气,可我毕竟只是一个学识微薄,无足轻重的人啊!还是应该先过好自己的生活,对得住自己的家庭吧。 这也是朋友对我的劝告,扎实点,接地气点。 与人打交道,已经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和阻碍了。要么自己强大起来,经济独立和精神独立;要么就适应社会,按社会规则办事,收敛锋芒,明哲保身。 集中精力自然好,也要关注生存问题啊!

有朋友还是好的

  2020年10月4日 星期天 昨晚和郑老师吃饭聊天,感觉很好,感谢飞剑兄布局。想想这么多年,本来熟悉的同学小伙伴,老师和挚友,好像都疏远了。有机会聚一聚,说说有人情味的话,也真是一件好事。 兴奋了一晚,不得不看些美剧、动画片打发一下。果然第二天睡到十点多,王兄一个信息,马上起床,骑上小电驴跑去他家了。看到他老爸,打了招呼,也看到了他老妈,头发白了很多。 跟王兄闲聊几句,然后拿了他两瓶酒,我给钱,他又不收。王兄向来慷慨! 他老妈看到酒,很担心,劝他少喝点,我也赶忙回应,说王兄很有节制的,昨晚两个饭局,都没有喝多。阿姨马上说昨晚他走路都歪歪扭扭了,还不多?我又说,阿姨放心,我一定会看着他的,不让他多喝的,大家都这么熟的朋友了,不会劝酒和灌酒的…… 阿姨最终还是郑重地叮嘱王兄,不能多喝酒,要保重身体。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有这样的父母,才能养出有责任心的孩子来。 突然,阿姨叫起来,一副慌张的样子,我顺着她的眼光看去,哇,是一条弯曲行进中的蛇,目测一米多。反应过来后,我竟然不觉得害怕和恐惧,可能是这条蛇已经从我的脚下穿过,跑到屋里的缘故,如果这蛇不安好心,在我后背偷袭,我百分百已经中招了。 再细看,这蛇没有鲜艳的花纹,应该只是普通的无毒的蛇,所以根本没有担心什么。阿姨说,蛇入门,须打死。我和王兄拿起工具,在楼梯下的杂物间里驱赶,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以为钻进洞里了。可这里好像也没有洞,我俯下身,不断地用扫把杆搜索,终于发现了,把它从杂物底下驱赶出来,抓住间隙,一棍子将蛇的三寸顶在墙上。这蛇的身子被顶住动弹不得,只能张开嘴,不断地示威,然而我不会松手的。本来不想杀生,但阿姨笃信蛇入门须打死的理念,我们也不得不动手,把蛇头砸烂了。 哪怕蛇头已经砸烂,蛇身还是会动,生命很顽强。本来想丢到路口,发现没有垃圾桶,不知道扔哪里。然后飞剑说,可以吃的,别浪费了,堂弟说要搞来吃。这也好,拉起来,这蛇有一个人高,得吃多少老鼠才能长成这样啊,这可是优质蛋白呢。 王兄说跟莉莉会合,问我去不去,我也没啥事,自然想去叙叙旧的。 于是一波三折,最终到XINXU找了焕珍,她已经是第二把手了。 吃了饭,“开了会”,逛了“新农村”,过程和细节,就略去了吧。 和老朋友聚聚,扯扯淡,感觉时间过得很快,又充实,总之,挺开心的感觉。 一个人看小说,看电视电影,也许会刺激一下下,却没有那种人与人交往的愉悦感。挺

兄弟们有心了

 2020年10月4日  星期天  大雨 已经凌晨一点了,按照感官还不算第二天,写的日记还算“今天”的吧。很久都没有见郑老师了,FJ兄弟傍晚给我电话,因为没有存他的电话号码,平时都是直接微信电话,两个来来回回三四个电话,都没有对上话,他以为我信号不行,我问他找谁?以为是广告骚扰电话。 后来,看见微信留言才明白过来是他。没有WIFI就断了联系了,因为我把手机资费降到8元了,从不限流量套餐变成了无数据套餐。仍然想起当天10086客服再三询问,不限流量套餐更改后就不能再重新办理了,建议保留。可我仍然选择了最低资费。是的,我们都很依赖网络,平时练电话都懒得打,直接用微信语音。 FJ专车过来接我去吃饭,说真的,挺不好意思的。但是看到郑老师那瞬间,也觉得挺坦然的。这个年纪了,也管不了什么了。不会说话也就算了,真诚坦然,尽量不说消极的话语就是。 席间,他们竟然都没有劝酒,也都知道我不抽烟不喝酒,随我便了。对他们也是真佩服,待人接物,总是自然大方,一套功夫炉火纯青,反正我是无论如何都学不会的,“读书太多,脑子迂腐了” 东拉西扯,然后他们也说到当老师这个事情。原本,我看的教师招聘跟公务员一样,是有年龄限制的,并且倾向于应届生,我想当然认为自己可能不符合条件。但郑老师说,我的毕业学校很好,也有高中教师资格证,完全没有问题,欢迎的。 嗨,真是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因为现在的我实在不知道什么工作合适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了。我特别需要一个平台,而且一直以来都想搞教育工作。因为这个很有意义,也符合自己的性格。 平时乱七八糟的各种小技能,也是比较符合教师工作的。目前对自己不满的方面, 还是待人接物,人性的洞察方面。以前是太注重追求真相、事实,所以很佩服方舟子这么多年坚挺不倒,靠的就是严谨的逻辑思维和专业知识。同样的,我也成为一个令人讨厌的人,说话特别容易得罪人。 方舟子有美国博士学位,可以随时拿美国的绿卡,还有多渠道收入,所以不怕得罪人,追求真理,打假科普。我也想成为一个真正自由独立的人,一个坚持追求真善美的人。却不想成为一个只是被人认为不会说话,连自己都养不活的没有尊严的人。 如果能够做一个中学老师,貌似也挺好,有个平台,有个保底收入,兼职也可以同时进行,确实是自己想要的。 阿公阿婆太老了,在外面也找不到归属感,能够把农村老家搞好,那也是挺不错的。经历过喧嚣,还是觉得安心最好。

今晚烧烤

 2020年10月1日   星期四   大概晴天吧 今晚收到堂弟CL的微信语音,叫我出来吃烧烤。我刚洗完澡,说自己上火了,吃不了烧烤,让他们吃得开心。 同时,也在快速地穿衣服,擦脚穿袜子,再怎样,都是堂兄弟啊!不吃,也得捧捧场,大家交流一下的。 邻里兄弟都围着,LF的两个儿子也在,时不时说一两句普通话,嗯,现在的农村小孩子都习惯讲普通话的了,没啥好奇怪的了。 左右走走,打两声招呼,发现自己都很不自在,按理说,在外面不管是谁,我都无所谓的,为什么,在这些堂兄弟面前,我显得如此生疏呢? 实际上就是生疏,让我听不自在的。感觉这块土地,这个家,始终不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他们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而我只是个外人。 艹,就是这么奇怪,我搬来两张椅子,一边吃一边皱眉,尴尬就尴尬吧,不自在就不自在吧,没话说就没话说吧。就这样吧。无所谓了。 最后,他们喝酒猜码,我不喝酒,他们劝了几次,我还是不喝,因为我知道自己事情,喝不了酒,每次喝,头痛欲裂,血管生痛,不是过敏却更厉害,伤身伤脑,最重要的是,我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喜欢过喝酒,一丁点兴趣都没有,以前年轻时候,只是喜欢朋友聚在一起的感觉。 好像也应该反省了,我的确跟兄弟门的联系太少了,要多一起活动才能够相互理解,才能相互帮助喝支持。大家活着都不容易,还是得搞好关系。

还了一张信用卡,还有花呗

2020年10月1日   星期四   晴 国庆?中秋? 对我都没有什么意义? 讨厌家旁边的祠堂,一到节日,就放鞭炮,搞得乌烟瘴气,破坏环保,扰祖先清幽,哪来的尊敬?仪式很好,只是太形式化,太不环保,太不用心了。如此照例循旧,不如不做。 一个人,平时的作息。起床后,做了一会儿清洁。去老厨房的时候,发现是大伯父在下厨,真是难得,因为是我第一次看见。 打开台罩,看见两碟白斩鸡,哇,还有鸡肉吃,真香! 是阿公养的土鸡。 阿英(伯娘)也回来了,一个60多岁的女人,因为懂生活,日子不富裕,也保养得很好,无论皮肤和身材。只是小肚子凸起,也说明了岁月无情。 阿坚娘也过来了,听说罗妹也到了,只是我没有见到人。因为他们在堂弟家,没有过来这边看一眼。阿坚娘说,不知道我在家。其实,我在不在,他们都不会特意到我这里来的,亲朋好友也是有点势利的。知道我“过得不好”,也懒得扰我清闲了。 不要误会,这么多亲戚,我最喜欢就是阿坚娘家,因为他们对阿公阿婆最好,隔三岔五就送吃送钱过来,是最孝顺懂事的亲戚,他们的孩子也就是我的表弟表妹,都很勤奋朴实,令人喜爱的。 咱家门庭冷落,人气不旺,贫穷之外,更是家中人的性格原因。就不赘述了。 依然在看《曾国藩》,并且在瑜伽小群推荐了一下,因为我确实觉得好看,也是我这种太傻太天真的人所需要的。这个世界很复杂,数理化而已;这个社会太复杂,人性而已。 不看看这些官场小说,怎么懂人性呢?不去计算、规划,哪来的利益呢?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其实,人人必有可恨之处,因为都是普通人,都是人性使然。不同的是,智慧的开发,游戏规则的掌握,人性的洞悉。 人之初,性本善;涉及利益,就不是善恶那么简单了。 人生,名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