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今晚烧烤

 2020年10月1日   星期四   大概晴天吧


今晚收到堂弟CL的微信语音,叫我出来吃烧烤。我刚洗完澡,说自己上火了,吃不了烧烤,让他们吃得开心。

同时,也在快速地穿衣服,擦脚穿袜子,再怎样,都是堂兄弟啊!不吃,也得捧捧场,大家交流一下的。

邻里兄弟都围着,LF的两个儿子也在,时不时说一两句普通话,嗯,现在的农村小孩子都习惯讲普通话的了,没啥好奇怪的了。

左右走走,打两声招呼,发现自己都很不自在,按理说,在外面不管是谁,我都无所谓的,为什么,在这些堂兄弟面前,我显得如此生疏呢?

实际上就是生疏,让我听不自在的。感觉这块土地,这个家,始终不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他们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而我只是个外人。

艹,就是这么奇怪,我搬来两张椅子,一边吃一边皱眉,尴尬就尴尬吧,不自在就不自在吧,没话说就没话说吧。就这样吧。无所谓了。

最后,他们喝酒猜码,我不喝酒,他们劝了几次,我还是不喝,因为我知道自己事情,喝不了酒,每次喝,头痛欲裂,血管生痛,不是过敏却更厉害,伤身伤脑,最重要的是,我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喜欢过喝酒,一丁点兴趣都没有,以前年轻时候,只是喜欢朋友聚在一起的感觉。

好像也应该反省了,我的确跟兄弟门的联系太少了,要多一起活动才能够相互理解,才能相互帮助喝支持。大家活着都不容易,还是得搞好关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