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有朋友还是好的

 2020年10月4日 星期天

昨晚和郑老师吃饭聊天,感觉很好,感谢飞剑兄布局。想想这么多年,本来熟悉的同学小伙伴,老师和挚友,好像都疏远了。有机会聚一聚,说说有人情味的话,也真是一件好事。

兴奋了一晚,不得不看些美剧、动画片打发一下。果然第二天睡到十点多,王兄一个信息,马上起床,骑上小电驴跑去他家了。看到他老爸,打了招呼,也看到了他老妈,头发白了很多。

跟王兄闲聊几句,然后拿了他两瓶酒,我给钱,他又不收。王兄向来慷慨!

他老妈看到酒,很担心,劝他少喝点,我也赶忙回应,说王兄很有节制的,昨晚两个饭局,都没有喝多。阿姨马上说昨晚他走路都歪歪扭扭了,还不多?我又说,阿姨放心,我一定会看着他的,不让他多喝的,大家都这么熟的朋友了,不会劝酒和灌酒的……

阿姨最终还是郑重地叮嘱王兄,不能多喝酒,要保重身体。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有这样的父母,才能养出有责任心的孩子来。

突然,阿姨叫起来,一副慌张的样子,我顺着她的眼光看去,哇,是一条弯曲行进中的蛇,目测一米多。反应过来后,我竟然不觉得害怕和恐惧,可能是这条蛇已经从我的脚下穿过,跑到屋里的缘故,如果这蛇不安好心,在我后背偷袭,我百分百已经中招了。

再细看,这蛇没有鲜艳的花纹,应该只是普通的无毒的蛇,所以根本没有担心什么。阿姨说,蛇入门,须打死。我和王兄拿起工具,在楼梯下的杂物间里驱赶,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以为钻进洞里了。可这里好像也没有洞,我俯下身,不断地用扫把杆搜索,终于发现了,把它从杂物底下驱赶出来,抓住间隙,一棍子将蛇的三寸顶在墙上。这蛇的身子被顶住动弹不得,只能张开嘴,不断地示威,然而我不会松手的。本来不想杀生,但阿姨笃信蛇入门须打死的理念,我们也不得不动手,把蛇头砸烂了。

哪怕蛇头已经砸烂,蛇身还是会动,生命很顽强。本来想丢到路口,发现没有垃圾桶,不知道扔哪里。然后飞剑说,可以吃的,别浪费了,堂弟说要搞来吃。这也好,拉起来,这蛇有一个人高,得吃多少老鼠才能长成这样啊,这可是优质蛋白呢。

王兄说跟莉莉会合,问我去不去,我也没啥事,自然想去叙叙旧的。

于是一波三折,最终到XINXU找了焕珍,她已经是第二把手了。

吃了饭,“开了会”,逛了“新农村”,过程和细节,就略去了吧。

和老朋友聚聚,扯扯淡,感觉时间过得很快,又充实,总之,挺开心的感觉。

一个人看小说,看电视电影,也许会刺激一下下,却没有那种人与人交往的愉悦感。挺感谢朋友的,有朋友是真好的。


评论